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科研人员眼中的中国南极科考之变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吴文钧

涂子沛 作者供图

“除了‘情商’、‘智商’,信息时代每个人还要提升‘数商’。”信息管理专家、《大数据》一书作者涂子沛认为,现在是一个“低数商社会”,大数据已经给社会、国家以及机构赋能,下一步关注的应该是如何把数据能量赋予个人。

2012年,涂子沛所著《大数据》甫一问世,就引起了社会各界对数据治国、数据开放、大数据战略的讨论。这是大数据领域的第一本中文图书,有人评价这本书“为华文世界提出一个重要的话题”。

几年之后,大数据已经发展成为一门新兴学科,融合了数据科学和计算机技术,并已渗透到各个行业。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式提出“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数据资源开放共享”。如今,从社会治理到商业运营,从交通管理到教育医疗,大数据都在落地产生价值。

继《大数据》之后,涂子沛先后出版了《数据之巅》《数文明》两本著作。近日,由他和复旦大学教授郑磊合作编著的《善数者成:大数据改变中国》问世,这本科普读物系统梳理大数据发展的历史渊源、发展概况、应用场景和远景规划,从政治、社会、经济、生态等多个维度,透视大数据在各行各业给我国带来的改变。

数据是一种新的光明

涂子沛写书逻辑清晰、步步推进,名人轶事、国家治理、历史典故各种故事串起来的“大数据”科学史生动可读,大历史观和前沿视角更引发思索,吸引很多人手不释卷。著作虽然畅销,但他不喜欢被贴上“作家”的标签,理由是自己“够不上”。

他把与科学相关的写作分为三个类型,科普写作、科技写作和科幻小说。其中科普写作是解释性的,要用通俗语言把一个科学现象或者领域解释清楚;科技写作是从社会问题入手,侧重如何用科技手段改变社会观念、改变公民行为,如何完善法律法规、找出社会治理方法,给出公共政策调整建议,这些都是以社会关怀为中心;科幻是一种文学形式,在科学原理的基础上,唤起人类对未来的思考。

涂子沛认为自己从事的就是第二类——科技写作,“除了科幻小说,科普和科技写作都需要写实写作,虽然也需要写作技巧,但更重要的是关心科技问题如何与人类生活相调适平衡,以公共政策为出发点,社会关怀为中心。”

涂子沛说,一个好的科技写作者需要具备的:一是有社会关怀,二是有科学素养,三是有一定的文学功底。“核心是讲好一个好故事,用生动的故事来推动读者思考。我写作的中心词就是‘数据’,数据是冰冷的,但故事是生动的,把数据元素包装在故事里。”涂子沛看重故事,因为在他看来认为故事是可以流传的,可以代际传递的。所以他强调要把数据记录下来,洞察本质后,把价值观用故事传递。

2017年6月,我国女留学生章莹颖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失踪的案件,牵动了许多国人的心,这一恶性案件因为证据不充分,一直拖到今年7月18日,绑架和谋杀章莹颖的犯罪分子才被美国法院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

“要是此案在中国,早破了。”涂子沛借用一位公安局长的判断来表明自己的观点,因为我们有云,有天网工程的监控数据。

“社会变得越来越清晰了,我叫它高清晰社会,无侥幸天下。”涂子沛把今天对数据的使用与当年发明电类比,“社会学家发现,电普及到哪里,哪里的犯罪率就大幅度下降,因为它带来了光明,而大多数犯罪发生在黑暗中。今天,数据就是一种新的光明。”

由此,未来社会会是一个数据化社会,数据正在赋能整个社会,但还未给个人赋能,涂子沛在《数文明》里提到了“高能个体”,今天所有的信息都在互联网上,都是开放的,找得到的就是高能,找不到的就是低能,“高能”的前提就是要具备“数商”。

缺乏“数商”有可能成为时代的牺牲品

在接受《中国青年作家报》记者采访时,涂子沛解释了“数商”的含义:获得各种数据的能力,包括记录、保存、搜索、洞察、控制、分析、应用的能力。

胡适曾写过一篇《差不多先生传》,给国人贴了个“差不多先生”的标签,凡事马马虎虎、不求准确;历史学家黄仁宇认为中国过去百多年来的落后,根源之一是缺乏以数据为基础的精确管理。

虽然现在大数据思想已经被广泛接受,但涂子沛还是认为国人普遍缺少数据精神。数据不是传统的数字数量,而是社会的各种记录:聊天记录、交易过程、地理位置、环境信息、图片、文字、视频等等。如何记录,把事实变成数据,再分类、聚类、处理数据都是能力,因此,他想从孩子入手,要出一本给孩子讲大数据的书,用真实的故事来讲清楚数据科学,说明白数据思维的重要性。这种数据科学不是数学,是一门交叉科学,涉及统计、图形学等等,在观察记录中发现规律。

“这是信息社会的一个新技能,父母应该关注孩子是否获得。”涂子沛认为这种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有的人能够快速获得信息,但有的人则不然,智商是逻辑分析的能力,能从信息和数据里做出正确决策,那么数商就是获得有价值数据的能力,缺乏“数商”是有可能成为时代的牺牲品。

双刃剑的另一刃

大数据无疑推动了社会发展,但是双刃剑的另一刃也泛出熠熠的冷光泽,引发数据鸿沟、数据安全、数据主权、隐私保护等一系列问题,“之所以出现侵犯隐私,都是因为边界不清晰,产权、使用权、编辑权、存储权等……”涂子沛,这位国内大数据领域的推动者认为,“数商”里还有一个能力是数据保护,这不是一个人的意识,而是整个社会要学会说不,不受数据控制。

面对电商平台越来越精准的推荐,无处不在的“刷脸”,APP使用时的定位获取,消费者在无奈的同时,也获得了很多便利,甚至有时会主动“放弃个人隐私”,对此,涂子沛认为这要有前提条件,一是数据由机器来处理,二是消费者要有选择权,“这可以总结为‘新隐私观’。”

例如,对于消费者的个性化推荐,如果是机器在分析和操作,消费者就会坦然接受,因为并未泄露给其他人。不过,涂子沛认为有些问题的解决只能寄希望于一些事件发生,“因为人类的惰性,只有一些特殊事件才能推动社会的进步。”

“要立法,迟早会出现一个名为‘算法公平审查局’。”涂子沛对此非常肯定,《善数者成——大数据改变中国》,对于“者”字,他强调不仅是指国家、政府,还指人,要让“大数据改变中国人”。

首页 - https://zzfazh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