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塞克斯顿:就算无缘季后赛,我们也要在场上付出全部努力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梁嘉俊

北京冬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负责人、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曹雪:
“我们设计了一只有更多可能的熊猫”

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吉祥物发布前夕,北京冬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负责人、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曹雪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

曹雪透露,为了设计出一个更有特点的熊猫,团队收集了能收集到的全部熊猫形象。“冰壳”+“冰墩墩”的创意,让这只熊猫更加多变,给动态的吉祥物和吉祥物的衍生品都带来了更多可能。

北京冬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负责人、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曹雪。 北京冬奥组委供图

讲述1

“有了冰壳,冰墩墩就有了新元素”

新京报:你的团队提交了16个方案,可否介绍一下当时里面的冰墩墩(冰壳)的原型?

曹雪:它的原型,除了跟冬奥和运动有关系,还想到了春节的一些元素。有鞭炮,像二踢脚;还有冰糖葫芦。

其实在做冰糖葫芦的时候我还反复跟团队讲,我们千万不要把冰字丢掉,不要简称叫糖葫芦。后来我们往这个冰壳里面加上我们认为有一点象征意义的东西,还尝试过鹿。

新京报:在你看来,冰壳的创意为什么在最初评选的时候能够胜出?

曹雪:在广州的孩子们没见过冰雪,是否会影响到他们对于冬奥会的体验?我记得我说过,越是没见过冰雪的孩子,对冰雪的向往和想象力反而超过那些天天见冰雪的人。

在专家初评和复评的时候,他们并不看有多精致,是看一个感觉。初稿中也许是有熊猫的,一看就是传统的熊猫。哪怕这个熊猫画得再可爱,如果你没有什么新元素的话,也无法进入他们的法眼。我理解出现包括鞭炮、冰糖葫芦等元素,评委都觉得很幽默。

讲述2

“熊猫在中国人和外国人心目中都太受欢迎了”

新京报:在保留了冰壳创意之后,确定熊猫之前,都做了哪些尝试?

曹雪:尝试过虎,我们考虑2022年是虎年。还尝试过元宵、灯笼、兔子,甚至饺子、水果。我对团队讲,创作上先做加法再做减法,一开始就必须一条路走下去,否则创意思维就会变得狭窄。我们允许大家想到什么都做,就先发挥他们各自的想象力。

确定是熊猫以后,我觉得解决熊猫如何跟以前我们见到的所有情况不一样是个问题,难度不亚于我们想用什么来做。

新京报:熊猫是怎么想出来的?

曹雪:设计过程中,我除了来到北京,还参加了一个北欧国家的设计展。出国参展的时候,我每次住进国外的酒店,只要打开电视都会出现熊猫,并不是中国的频道,就是国外的电视台。更不要说有时候在街上也会看到玩具里面有熊猫,可见熊猫在外国人的心目中真的是那么受欢迎。

讲述3

“收集了能收集到的全部熊猫形象”

新京报:说到冰墩墩,你和你的团队,怎么让它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熊猫?

曹雪:吉祥物要力争做成一个易于传播、可爱的形象。过去我们的吉祥物,普遍是静态的,今天是互联网时代,我想我们会充分发挥熊猫多变的先天优势。

为什么说冰壳是可以多变的?因为我们对冰的理解,冰是液态物质的固化,可是我们在一开始创作这个熊猫的时候就不是这样想的。我们想一只熊猫可能身上什么都没有,但通过冰壳,通过它的能量环,变化出运动工具。

可能一发光,转一圈,然后冒出一个声音的时候,瞬间它手上脚上的冰刀滑板护目镜都“上身”了。通过这样的演绎,看似无形的东西,可以变成任何一种形态。这是我们给这个熊猫冰墩墩的创意想法,后续在互联网、电视上,它会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

新京报:熊猫形象太多了,会不会担心这只熊猫放到很多熊猫中特点不够突出?怎么确保这个熊猫形象被大家喜爱?

曹雪:担心是因为有问题而担心。既然我们明白问题,总会慢慢地解决。

我们为了做这个熊猫,把我们能收集到的熊猫形象全部收集到,我们还有专门的人员去查重,目前应该没有遗漏。

我们经过了几百个孩子的测试。把冰墩墩混在很多吉祥物中,孩子们在里面选一个最喜欢的形象。我们得到的消息是非常可喜的。

讲述4

“冰壳创意会让衍生品更加丰富”

新京报:为什么你说这个吉祥物是有科技感的?

曹雪:这种科技是带有温度的科技。虽然是个冰壳,但不是冷冰冰的,比如“冰墩墩”脸四周的能量环——“冰丝带”就是多姿多彩的。

为什么说它是一个具有温度的科技感呢?冰壳又像个太空服,比如说在向青少年普及太空知识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这个熊猫把所有科普知识串起来。

又比如说,冰墩墩需出现在一个做公益的场合,也可以发挥它的作用。

冰壳既然可以变成运动场上任何一个运动器械,它又何尝不可以变成另外一个公益主题的道具?

所以我讲它是一个科技感的,充满了温度和人性化的吉祥物。可以说,它是一个站位很高的熊猫,面对世界和未来。也可以说,它是个非常接地气的熊猫,我们希望把它打造成一个人见人爱,各个年龄层都能接受的熊猫的形象。

新京报:冰壳的创意,设计的时候,是不是就给衍生品预留了空间?

曹雪:我们上百个方案形象里面没有不带冰壳的,吉祥物的壳丢了,可能我们的壳也丢了。

有了这个冰壳后,衍生品会非常漂亮,而且可玩性很强。

现在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审美很宽泛,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我们做一个东西,比如毛绒玩具或者硅胶玩具,它都是单一质感、单一材质的东西。可今天,新时代审美要求下,我们发现小到一本书籍的封面,可能采用皮质、仿皮、金属的创意。

如果我们的玩具外面是冰晶状的冰壳,里面是个毛绒玩偶,小孩玩的时候就可以把它拆卸下来,体验是不一样的。为了参考创意,我们甚至去购买了很多不同材质混搭的玩具。

另外,我们还是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毕竟我们离2022年还有3年时间,那会儿又会有什么新技术新材料出现?或者我们可能会把人工智能用到这里去。

【声音】

我们经过了几百个孩子的测试。把冰墩墩混在很多吉祥物中,孩子们在里面选一个最喜欢的形象。我们得到的消息是非常可喜的。 ——曹雪

新京报记者 吴为

首页 - https://zzfazhan.com